1.  
      关注首页 | 加入收藏 | 手机版 更多

      当前位置:首页 > 新闻中心 > 企业新闻
      威海游玩归来

       

      (超级行9月29日讯)923日至25日,在这个秋高气爽的时节,辛勤工作了半年的我们,开始了威海三日游,把前面的辛劳都放下,以团结振奋的心态迎接新一季的工作。

      923日,天气很好,天空高远却似乎触手可及,太阳低低地照着,明媚、温暖,又有些急不可耐,我没有过多地把赏这风景,便跳上了公交车。

      来到车站,大家早已聚集在一起,开心地交谈着了。姑娘们修装整颜,英姿飒爽;小伙子们精神抖擞,意气横发。似乎路上的堵车并没有对大家造成什么影响。

      进站,等候,上车,我们终于踏上了去往威海的征程。

      列车上,大家显得异常兴奋,一会儿张目翘首,一会儿指手相言,总不能安静下来。

      中午1229分,在历经漫长的3小时48分后,列车终于抵达了我们的目的地——威海。

       

      当我走出车门,踏上这片熟悉而又陌生的土地,我瞬间凝住了。之前所有在网上查到的信息在这一刻全部崩散,一种前所未有的感觉充彻脑海。柔凉的风携着清润的空气轻轻地拥着我,覆着红瓦的白楼从绿树丛中探出脑袋,在悠悠的阳光下向我热情地打招呼。大吮一口这清新的空气,我分明感受到了一束光直冲天灵,然后我神清气爽,耳聪目明,仿得仙力。我清晰地看到了大海和着海风与沙滩、海鸥呢喃。我想,这便是佛家所讲的“醍醐灌顶”吧。

      我们聚集在一起,列队出站,虽是井然有序,然则并不能自已,手足半舞,语不成言,颇有痴癫之状。

      我们找到导游,登上旅游大巴,驶出了车站,正式开始了三天的威海之旅。

      我们首先要去事先预定好的饭店吃饭。在车上,导游给我们讲,威海是一个比较休闲的城市,人口只有250万,也是一个幸福指数非常高的城市,人们普遍感到满足、快乐。

      宽阔、洁净的马路在脚下悠悠地展着,好似人工铺就的它们有了生命一般,顺着地势辗转起合,完美而自然。路上的车辆也变得绅士起来,它们不急不躁,优雅地踱着步子,就连遇到红灯,也不能消磨掉这种姿态。道路两旁的建筑基本上是白色和灰色的楼身,红色的顶子,在绿树丛中显得窈窕端庄,明丽而不妖艳;楼房普遍不是很高,在蓝天的映照下,极其和蔼、谦逊,不像其他地方的摩云大厦,倚着天空,盛气凌人。路边散落些行人,优哉游哉,闲适而又惬意,好像他们并不在乎时间的流逝。我们也受到了感染,懒懒地倚靠在车座上,有一句没一句地闲扯。

      简单地吃了口团饭,我们又继续出发了。大约十几分钟的路程,我们便到了海水浴场。

       

       

      威海的太阳真是个害羞的小姑娘,见到了生人就悄悄地躲进了云层,把大片的龙脊云映得格外明亮。碧澄的大海极像融化了的翡翠,在我们面前涌动。海天之间弥撒着些婆娑的雾气,远处的山和房屋都变得缥缈起来。沙滩安静地横着,任凭大海举着白色的浪花逗弄于它,也不言语一声。伙伴们沸腾起来,大家脱了鞋袜,踏着绵绵细沙,冲向大海。温顺的大海仆俯在脚下低吟,凉爽的海风轻贴着脸庞呢喃,伙伴们披散着长发,微闭着双眸,宛若仙君。大家纷纷卷起裤管,踏进海里,只在沙滩上留下一串串银铃、洪钟的笑声。嬉笑之间,忽一人扎进海里,继而回身浮住,向岸边的伙伴大声喊道:下来吧,海水一点都不凉。伙伴们再也按捺不住跳进海里。男生们下水的动作都很豪爽,纵使不会游泳,也在海里肆意地摸爬着;女生则比较矜持,套了泳圈,在水里纤纤作步。一时间,海面上欢声迭起,笑语不断。我是不打算下水的,甚至连鞋袜也不愿意脱下,生怕我这一身世尘沾染了这幽碧的大海,我只要坐在沙上,远远地看着大海和水里嬉戏的伙伴,就快乐而知足了。将近傍晚,太阳终于被我们的欢笑所吸引,她拨开周围的云彩,跳出身来。霎时,碧波漾金,黄沙泛铜,远处的山和小楼也欢快起来。沙滩上像极了神话中的西方世界,一切的声响都笼在那神妙的静谧之中。然而,事先预定的游玩时间到了,大家意犹未尽,只得怏怏收拾了鞋袜,关注车中。

       

      大家回到酒店,先休息片刻,然后就是晚上的压轴大戏——游轮晚餐。

      我们乘着大巴来到了目的地——“侨乡号”游轮。临近渡口,灯火变得稀疏起来,城市的喧嚣声此刻只剩下忽近忽远的车啸,海浪甜蜜地亲吻着海岸,发出极有节奏的声响,兴奋的海风带着微凉的水汽触抚我们的肌肤,清凉入髓。我们排着队伍,迈着轻盈而又庄重的步伐进入了船舱。大家依次而坐,互相斟盏。严总脸上挂着和蔼平易的笑容走到大家中间,对大家近期的工作予以肯定,并代表公司向大家表达亲切的问候。言毕,船舱里顿时响起了雷鸣般的掌声。大家的情绪随之被引燃,船舱里成了一片欢乐的海洋。菜很快就上齐了。这次真是把威海的海鲜尝了个遍:硕大肥美的梭子蟹,鲜嫩可口的贝类,营养滋补的海参、鲍鱼,香气逼人的龙虾、对虾......百种美味居于一席,真是让人眼花缭乱,不知如何开口。饮了杯酒,便觉得有些飘忽了,朦胧之间,只瞧得见大家推杯置盏,笑目言欢,连游轮开动都没有觉察出来。宴毕归宿,漫步于道,携着爽润的海风,听着劲朗的潮声,大家陶醉放歌,好不快活。

       

      关注酒店,洗去一身的疲惫,躺在松软舒适的床上,听着若有若无的海啸和宁静中间或一下的车鸣,很快便进入了梦乡。

      第二天,大家乘坐巴车去往荣成,游赏成山头和天鹅村——烟墩角。

      巴车渐渐驶出城区,道路愈来愈阔,建筑愈来愈少,然而,两旁的绿植却丝毫没有减少的趋势,反倒是愈来愈多了。草毯、树墙、林海,一片一片,接连不断,充斥着我们的视野。导游讲,早在威海发展之初,政府就定下了“三分政策”——一亩之田,三分之一建造房屋,三分之一修建道路,余下的部分则全部用来种树。经过威海人艰苦卓绝的努力,30年后的今天,威海已是碧海蓝天,绿木如潮了。在环境日益恶化的今天,这是非常值得借鉴的。

      行了将近一个小时,巴车驶入了盘山蛇道。蛇道两边每隔几米就有一个秦朝的石俑,它们拄剑而立,姿态庄重,向我们展示着大秦帝国的威严。噢,秦皇东巡时的行宫——始皇庙不远了。

      巴车缓缓停住,我们下了车,迎面而来的是一座低矮陈旧的庭院。踏上苍老的石阶,跨过高高的门槛,便瞧见直冲大门的庭道尽头有一棵粗硕的大树,树上飘满了人们祈福的红挂,大树前方立着插着三炷高香的铜鼎,鼎前参拜的人们络绎不绝。庭道右侧靠近大门的地方有一个用石头围成的石坛,坛底中央摆放着一只金蟾,十二生肖铜像围着金蟾依次落座。铜像经过岁月的打磨,已褪去了原来的亮黄,变得灰暗,这也使这摆设显得古老而神秘,像似一种庄严的仪式或是古代的道家法阵。

      再往前走就是日主祠、始皇殿、邓公祠,三个殿宇的陈设极为相似,正对着殿门分别供奉着日神、秦始皇和邓公,大殿两侧的墙上都挂着描绘着殿主的壁画。我们上前,一一膜拜。始皇庙在黄海海战的时候遭到过炮火的轰击,殿墙上还残存着战火燃过的薰烟。这总让人感到不适,仿若信奉的神明被人践踏了一般。

       

      出了始皇庙便是“天尽头”。眼前的景象豁然雄壮起来。凭栏远眺,大海波澜壮阔,浩瀚无垠,就连高傲的云天也变得谦恭起来,在远处默默地抚触着它的柔波。离海岸不远处是一柱高高耸起的石桩,背靠着大海,孤零零地立着,上面刻着三个遒劲大字“天尽头”,仿若自它之后,便再无人间。脚下数丈的岩岸如同被巨剑劈开,峭然兀立,蔚蔚有势。海浪撞击着石崖,白花四溅,铿铿作响。海风猎猎,吹得人衣襟纷飞,目合发散,刚一微睁双眸,从一片朦胧中瞧见了崖底,便顿生一阵眩晕,就又赶紧闭上了。渐渐适应了这壮美之后,大家活泼起来,手机、相机成了此时大家最为依赖的工具。直至手机电量告罄,腹中咕咕作响,大家才依依不舍关注车上。

      巴车载着我们去往饭店。饭后便是让人想象翩飞的天鹅之村——烟墩角。

      刚一下车,一种质朴的清新便迎面扑来。干干净净的街道寂寂地延伸,两旁的石屋安分地掩在碧柳花坛之中,既恬静羞涩,又带着些热烈,让人总想紧紧地拥抱她们。在这个季节,天鹅们都飞去了南方,村子显得有些落寞了。来到村子腹地,就看到了沿海地区特有的建筑——海草房。房子的屋脊高高隆起,上面覆着晒干的海草,用一张大网罩住,像极了童话世界里的小城堡。据导游讲,海草房结实耐用,已经有了上千年的历史,既能防风避雨又冬暖夏凉。靠着村子的海岸布满了大大小小的礁石,礁石间游荡着些螃蟹和小鱼,伙伴们兴奋地冲进礁石,抓螃蟹,捞小鱼,捡贝壳,玩得不亦乐乎。隔着海不远,有着小山一样的沙堆,几台塔吊在旁边紧张地忙碌着。

      一只海鸥铺展着双翼飞来,在浩渺的天空下已是孤单,再映着沙山和塔吊,就显得更加寂寥。我的心被梗了一下,总觉得有些不舒服,就像是沙山和塔吊夺去了它的同伴。

      忽然一位手持长杆的老者闯入了我的视线。他穿着老式的灰蓝短衫和黑布裤子,黝黑瘦削的脸上布满了皱纹,黯淡而空洞的眼睛深深嵌进眼眶,仿佛被抽干了精气神一般。他佝偻着脊背,站在岸边,不停地将手中的长杆伸进海里又拉出海面。我有些不解,向他走近了些。原来这位老者在“拾海”!他正在用那破旧的长杆将海里的垃圾一件一件勾出来。夕阳拉长了他的身影,那伛偻的身躯在金色的阳光下变得高大起来。我不禁肃然起敬,凝视他许久,直到同伴们归来,我才收回目光。有多少个地方在发展的时候只知索取和丢弃,却不知爱护和回收,偌大的世界,又有多少个这样的老者。再关注的时候,我的心里已没有了原来的轻松愉悦,相反倒有些沉重了。

       

      第三天很快到来了。上午我们要去刘公岛参观中日甲午海战博览馆。

      上午出发的时候,伙伴们依然激动兴奋,但是眼神中多了几分依恋和不舍。

      我们到达目的地后,便乘船去往岛上。当船开动,在海面上留下一条泛着雪浪的行道后,伙伴们的心又被揪住了,大家纷纷拿出拍照工具,使劲地按着快门,生怕落下了每一刻。船靠岸了,我们登上小岛。远远地就望见了一尊雕塑,他双手执着望远镜,眺望远方,这便是甲午海战博物馆了,雕塑正是邓世昌。我们领了讲解仪,就进了馆。展馆内凝重肃穆,陈设着海战时期的各种枪炮、生活用具,还有重要的手记文书、主要人物的画像、照片。沿着曲折的走廊,便能清晰地了解海战发生前后的情状。当看到清军的妥协无能、日军残暴地屠戮中国人民的时候,一种巨大的耻辱深深烙进大家心里,不少游客愤然长叹,有的甚至低声啜泣起来。我慢慢地在馆里辗转,细细地咂摸着每一处场景,心里五味杂陈,郁愤难当。在展馆的出口处,悬挂着一口大钟,“勿忘国耻,警钟长鸣”成了每一位从这里走出去的有血性的中国人的共同呐喊。

       

          大家乘船关注,吃过了此次威海之旅的饯行饭之后,就踏上了回归之途。

      多么有意义的旅行啊,我们不仅游览了山海奇观,见证了历史革变,还明确了人与自然的和谐之道,体悟了和平年代的我们所应有的铭记和重担。

      来源: